情感天地

Our blog

Desktop publishing

 

possibilities

Desktop publishing

 

Solutions

Desktop publishing

 

情感天地

member login

本周热门

广州失联女生涉嫌诈骗学历被质疑:自考上华师

2017-10-13 09:38

  昨日,广州日报独家报道了失联女生柯文婷是因涉电信诈骗被南海一事,其大逆转的剧情,让所有关注柯文婷命运的人都大吃一惊。柯文婷的去向有着落,但附在她身上的谜团仍然有待揭开。从一开始,柯文婷就向包括家人同学同事在内的所有人自称是华师的学生,而华师又否认称“查无此人”。那么,熟人眼中懂事顾家的乖乖女柯文婷,究竟因何要了所有熟悉的人,又或者其中另有曲折?在南海所,柯文婷:我是通过自考上了华师。原来,柯文婷高考后的几年,有着别样的苦涩。

  所内,需要核实柯文婷的身份,并且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柯文婷敞开:“2012年高考,我考了490多分,上不了华师。伤心、失落……我选择了复读,后来通过自考,考上了华师。我一直有在华师上课,修学分,但是按关的制度,要到我修满学分毕业,华师才会在毕业证上盖章,在这之前,他们的在册学生名单中,确实没有我。”

  记者查询了自考的有关及咨询广东省后得知,自考生的学籍管理是归在,考试、上课是在报考的学校,当修满学分毕业时,相关学校也要在毕业证书上盖章。也就是说,华师的全日制学生名单中,确实无柯文婷。但是柯文婷算不算是华师的学生呢?可以肯定的是,柯文婷在华师上过课、考过试,如果她能最终毕业,拿到的证书也肯定是盖着华师的章,到了社会,她自称是华师学生,似乎没什么问题?那么,她一直向家人、同学自称华师学生,似乎说不上。

  当初,柯文婷的亲属打电话到广州日报报料寻人时,关心、着急的情绪溢于言表,在亲属眼里,柯文婷是个懂事、有交代,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其父亲、堂哥也都回忆了当年送柯文婷上大学的事,对于她能上华师,家里一直都是引以为豪的。然而,当柯文婷可能不是华师学生、因涉嫌诈骗被刑拘的消息相继出来后,剧情大逆转,亲属、失望,乃至逃避,到现在已经不肯接电话,其父亲甚至连让他去结案都不愿意出现。

  事件出来后,对于一向以乖乖女形象出现的柯文婷,其朋友、同学、同事也表示难以接受。在@广州日报的微博上,柯文婷的朋友评论道:“怎么可能,我认识文婷快两年了,平时话都不会大声说,她怎么可能诈骗?”网友“李佳珍珍”则说:“这女孩是我同学也是同村,小时候玩得挺好的,想不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同学都感到很很惋惜,都希望她能早点回到我们身边。”

  在“华师”学生身份的问题上,柯文婷严格意义上不算,但至少她对家人、同学不尽诚实,没有点破高考上线与自考的区别。通过采访柯文婷身边最贴近的人,记者发现,高考后的几年,柯文婷的确有着不一样的苦涩。

  小李和柯文婷是高中好友,两人都就读于吴川三中。2012年,两人一起参加高考,柯文婷考了400多分,没上华师的分数线,小李则没有考上大学。当年,小李选择到广州一家工厂打工,而柯文婷则咬咬牙,决定复读。对柯文婷而言,复读这一年并不容易。小李说,虽然相隔两地,两人仍会经常联系。柯文婷不止一次对她说,觉得压力大,很辛苦,谈到父母亲时还会掉眼泪。“她说父亲在工地打工腿受了伤,母亲身体不好,经常要吃药。她是家里的老大,全家人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女儿身上,希望她能够考个好大学,成为弟弟妹妹的榜样。”

  小李称,复读的一年里,柯文婷瘦了十斤,看着都让疼。次年高考后,小李听说柯文婷考上了华南师范大学,当时,家里人、村里人都为她高兴,柯家还专门请客庆祝。但小李不知道的是,据吴川三中校负责人介绍,当年柯文婷复读后的高考成绩并未达到华师统招的录取线。至于她拿到的华师录取通知书,按照柯文婷供述,她是自考上的华师。记者从华师一名自考招生老师处了解到,每年高考后的暑假正是当年秋季自考入学的报名高峰期,不少高考失利的学生都选择自考继续深造。而且,拿到自考的通知书并不难,只需要报名并交1000元费用,入学考试要等到开学后才进行。

  2013年暑假,身在广州的小李接到柯文婷的电线月份到广州读书后想跟小李合租房。9月1日,柯文婷去学校报到后就搬到了小李在萝岗迁岗村的出租屋。“她说爸爸送她来广州之后就回家了。”至于为何不住宿舍?柯文婷解释,宿舍不好,和同学相处不来,加上自己想找兼职,担心工作得太晚,回宿舍不方便。“我当时没多想就同意了。”

  两个女孩在广州的日子并没有太大的波澜。在小李看来,柯文婷每天早出晚归,包里总放着一本英语词典。“她有不少书,有从老家带来的生物书,也有一些英语书。”柯文婷告诉她,自己的分数线只能上生物系,而她想从生物系转到英语系,所以要进行英语考试。“每天她都很勤奋地背单词。”每次说到未来的打算,柯文婷都“正能量十足”,说要找很多份兼职,赚更多的钱,能够孝敬父母。

  小李坦言,到了2014年,她觉得柯文婷的行为有时会有些反常。去年8月,柯文婷从老家吴川回广州后,急匆匆地行李说要去考试,“我问她华师怎么要去考试,她只回答来不及讲原因了,火车要开了,就急匆匆走了。”小李说,那段时间,柯文婷去了好几趟,回家的次数也少了。

  小李说:“她可能是顾面子,不敢说,毕竟当时村里有为她庆祝过的,大家都以为她上了华师本科。家里一直给的压力比较大,她本身又比较上进拼搏,会不会一时走偏了呢?”